繁体版 简体版
86看书 > 现代言情 > 横冲直撞 > 第32章

后来沈时估计着盛怀夏也累了,就把他送回了家。盛怀夏明天要去医院替他妈妈,还是需要好好休息。

盛利国恢复得不错,到底是身体底子很好,自己本身也没什么不良爱好,也给他恢复增加了一些加持。

林严看着盛利国气色比昨天好很多,也慢慢放下心来,一边给盛利国擦拭身体一边开始跟他唠叨。她想起来盛利国出事那天早上盛怀夏反常的态度和说过的话,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似乎盛怀夏真是想考师范的。

盛利国氧气面罩已经摘了,只是人还没有那么jīng神,只是偶尔回应林严的话。

“小夏跟我说要考师范,这不是胡闹吗?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奥,那读这五年是gān什么?多大了还是小孩子脾气。”

“你说咱俩都是医生,他正常念着以后工作了咱也能照应他一下不是?当老师有什么好。”

盛利国大多数还是沉默,突然说:“孩子想做什么,不如让他试试。”

“试试?”林严声音陡然拔高,“这是好试的吗?等他三四十岁开始后悔了,那是能有回头路走的吗?”

“那他现在二十岁就开始后悔了。”盛利国点出。

林严难以置信地看着盛利国,“你这怎么也突然转性了?学医是你大力支持的。”

盛利国不愿与她继续争辩下去,他实在是体力不支,jīng神很差,说了几句话就又很困倦。林严也未必真的把这件事情当事,她潜意识里还是认为盛怀夏会听自己的。

这一周林严和盛怀夏两人两班倒,轮流去医院陪chuáng,沈时在盛怀夏不在的时候就自己转转,或是gān脆呆在酒店看文献。

盛怀夏还是没有问盛利国具体发生了什么,可能是有点不敢,也不知道该不该提起。

一个星期,盛利国恢复的差不多了,也经常下chuáng走走,这天盛怀夏来到病房的时候盛利国正坐在病房靠窗的桌子旁,桌子旁边放了一把有靠背的椅子,盛利国醒了之后经常坐在这里看窗外。

“小夏,你喜欢当医生吗?”盛利国突然问。

第24章 摊牌

盛怀夏对盛利国突然的问话感到不知所措,他不想说谎,又不确定爸爸对他真实的想法是否能赞同,万一不能,他不想这时候刺激他。

见盛怀夏没有回话,盛利国就自顾自地讲着:“我年轻的时候是一门心思想当医生的。别人家的小孩儿都怕看医生怕白大褂儿,我和别人不一样,小时候去医院我揪着人家的衣服,盯着听诊器出神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