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86看书 > 游戏 > 京都羽翼的荣光 > 232.这不能怪我喜新厌旧了吧

清晨的阳光透进窗灵,三级西南风从窗隙钻入,与室内的热气交互。

北海道十二月初便下了雪。

刚起床的源赖光揉了揉睡后有些杂乱的头发,打开门接过服务生送来的咖啡,然后回去坐在椅子上发愣。

拉开窗帘后初阳映入,一轮红日挂在天际边,令人的眼睛不可直视。

他看了眼远处石桥上的积雪。

经过初阳的映照,旭川这座被称为石桥之城的积雪在不断化水,莹莹白雪反射的光芒看起来格外的清丽。

按理说他该神清气爽,可照了照镜子后,却发现自己都有了些眼袋。

“睡不好的后遗症啊。”

源赖光无奈的捏了捏眉间,随即又打了个哈欠,但他也不准备睡回笼觉了,只是端起炙热的咖啡抿了口。

滚烫苦涩的咖啡涌入喉间。

喝咖啡能提神,但不会刚喝了就有效果,但心理作用多少都会体现。

源赖光凝神朝面前看去。

熟悉的樱花锁链缓缓打开,本来凝固的花瓣在眼前簌簌落下,轮盘悄然浮现,四次转动后才出现提示框。

【**之罪(微幅):**源于过于强烈而不合乎道德的爱意】

【傲慢之罪(中等):傲慢源于人类最原始层面的优越与俯视】

【恭喜您获得技能:微表情微动作掌握】

【恭喜您获得奖励:本体气质微幅提升】

【技能已加载完毕】

【奖励已发放完毕】

其中**之罪有三份,是来源于三女的那次,都抽取到了气质提升。

傲慢则是水泽大宗师贡献的。

微表情微动作,这些东西对他好像没什么用,要是当演员的话还行。

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。

将这些东西全提取后,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各种记忆与知识,仿佛读了许多的表情管理书籍,而且他对于自己的脸控制力也仿佛在无形中加强。

至于气质...倒没什么感觉。

主要是之前增强气质的奖励实在太多,这三次微幅提升,在之前的基础上几乎能忽略不计,如雨入湖泊。

实际上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气质。

但随着每次提升气质后,哪怕自己不单手开跑车出门,也经常有超高的回头率后,他就知道这东西有用。

而且以前碰见可能是坏女孩的异性上前攀谈时,经常会被警惕心较强的人拒绝,但最近几乎没这种情况。

反而就算人家很警觉,可看清源赖光的这张脸后,又不自觉的想要开口回答他,就像是有着什么吸引力。

“所以就只给了这么点奖励吗?”

源赖光摸了摸下巴,想着已经愈发空虚的几座矿山,心里暗自叹气。

实际上他昨天已经发现规律了。

与其说是模拟器的规律,不如说是人心的规律,特别是昨天惹了下水泽夏夜,不太生气也给了中等奖励。

厌恶与生气并非正相关的关系。

就像上次她们互相争执在家等着自己回去,结果却看见自己又带着个陌生女人回家,难道就不会生气吗。

换位思考是很生气的,但不代表会厌恶他,只是心里有些迈不过去。

举个直白的例子,如果一个妻子很爱她的丈夫,结婚生子后全心全意扑在他身上,那即便是这位丈夫家暴又出轨,恐怕妻子都不轻易想离婚。

但心底的委屈和愤怒,这类型情绪肯定会不可避免的滋生,只不过要是丈夫出轨多了,可能她就麻木了。

就像有时候谈生意一样。

刚谈时肯定很紧张。

但谈的次数多了也就松了。

所谓标准与下限,只是自己能够轻易拒绝别人的借口,事实证明底线是可以突破的,而且一次比一次深。

包括咲初小藤、良影天海、神谷圣子、神谷爱子以及御药袋茶音在内的她们,已经对源赖光惹她们生气屡见不鲜,因此已经具备了一定耐性。

可这对源赖光并不是件好事。

你们几个全都不烦我了,我的脸还怎么变帅?我的奔驰谁又来加油?

所以转机只有寻找新的绿茶?

像水泽大宗师接触尚短,源赖光也鲜有激怒对方的时候,所以耐性也就比较低,获得的厌恶程度也更高。

所以这不能怪我喜新厌旧了吧?

想起自己培养的后备军,也终于到了要用上的时候,源赖光就感叹自己有先见之明,每天抽点时间跟坏女孩们聊天,算是手里有茶心里不慌。

“滴滴——”

一道精密的电子提示音响起。

然后紧闭的房门就被打开。

源赖光循声望去,就看见面色慵懒的水泽夏夜走了进来,自顾自的收起手中的房卡,反手虚掩上了房门。

她的房间和这间算是套间,所以房卡是通用的,直接刷就可以进来。

身上依旧是柔顺的皮草,但娇媚的脸颊上稍显疲态,看样子昨天也没休息好,毕竟是将近三点钟才睡的。

“进别人的房间之间,敲门是最基本的礼貌,而且也不会费多少力气。”

源赖光端着咖啡侧过身平静道。

水泽夏夜不以为意,婀娜的身姿走来:“我这是进我孩子父亲的房间。”

这话明显是拿昨天的事挤兑他。

但源赖光还真的无法反驳。

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跳过去。

源赖光扭过来头,合拢了自己装模作样的报纸:“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

“我生活规律,上了年纪就没再熬过夜,更是十点前就得睡觉,昨天为了帮你疏通人脉跑到这里,耽误了我的美容觉,还落一肚子气能睡好吗?”

水泽夏夜径直走来,直接弯曲身体半坐在桌边,他这才发现对方皮草底下穿的是深蓝色的包臀裙,这种姿态的做法,让完美的曲线展露无遗。

她挽了下身后的头发,侧到右边肩膀,愈发像是熟透的水蜜桃太太。

只不过这颗水蜜桃,覆盖在表面的并非绒毛,那张妖媚脸颊上夹杂的笑意,就像是刮骨毒刀般泛着危险。

“抱歉。”源赖光看着她的屁股说。

“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就想轻易的揭过去?这未免也太不体谅女士了吧?”

水泽夏夜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挪开自己的身体,反而笑的更加灿烂。

“要喝咖啡吗?”源赖光不舍的收回目光,转移话题道:“我帮你叫一杯。”

“这里不就有现成的嘛?”

撂下这句话之后,她就自顾自的端起了源赖光手边的咖啡,放在嫣红的唇瓣前吹了下,轻抿了两口饮下。

咖啡拉花的白色奶沫粘在嘴边。

粉嫩的舌尖舔舐了下,顺带着噙着水润的唇瓣抿了半响才放下咖啡。

“喝别人的东西也不太礼貌。”

“那又怎么了?你身上比这更难喝的我都喝过,难道还用得着避嫌吗?”

两人四目相对了几秒钟。

气氛忽然沉寂了片刻。

源赖光看着她的脸,入目的只有笑意,微微沉默后叹了口气,又开口说道:“昨天的事是水泽小姐帮忙了?”

“要不然呢?”水泽夏夜似乎很满意他的逃避,但也没继续揪着:“也就是我关心你,要不然你还指望圣子吗?”

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,为什么?”

“我知道很多事。”水泽夏夜从桌边起身说:“今天你要参加一场婚礼吗?”

源赖光顿时有些惊疑不定。

看着他露出这种眼神。

水泽夏夜撅起了嘴唇,像极了个撒娇的小女人,转过身用双手撑着脸颊两侧,趴在源赖光坐的桌子面前。

“别这样看着我,星野会社有股份在我手里,只是下面人关注了下,把你的行程报给了我,所以我才知道。”

这句话蕴含的信息量很多。

源赖光很快就明白了。

看来水泽家的势力不小,在北海道也有些人脉,所以昨天的事应该是她打了招呼,这绝对算是个人情了。

源赖光不喜欢欠人情,惯例层次的道德水平也不允许他享受别人的照顾而理所当然,转头面色认真说道:

“昨天的事真是多谢了,要是没有水泽小姐的话,处理起来比较棘手。”

水泽夏夜见状目光闪烁了下。

似乎没想到他会认真感谢。

不过看了半天表情也不似作伪。

“能说出这句话算你还有点良心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